最近更新:

国民党接收上海时多疯狂?1948年蒋介石说:我们败就败在接收上了

admin

国民党利用日伪势力抢占上海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对沦陷区敌伪产业的接收,是争夺抗战胜利果实的一个重要部分。由于国民党官员在接收时疯狂的掠夺以及贪污,让接收变成了劫收,这也是加速蒋家王朝覆灭的一个重要原因。

国民党接收上海时多疯狂?1948年蒋介石说:我们败就败在接收上了

 

 

当时敌伪产业最集中的地区在上海,因此上海也成了国民党首先要接收的地方,因此在这里也就更典型地体现出这场劫收的闹剧。

在上海的敌伪产业主要包括两个部分,一是日本政府、军队、侨民在华的各种公私产业;二是汪伪政府和大小汉奸占有的公私产业。

上海在抗战之前是全国的工业中心,沦陷以后日本方面以强行收购、低价购买等手段强行霸占了非常多的工矿企业,很多日本侨民也趁机涌入,开办了大量的商店、株式会社等。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又对英美等国在上海开办的工厂进行了接管,这些都是抗战胜利后接收的对象。

就汉奸的产业而言,汪伪政府的汉奸们在日本人的庇护下,疯狂榨取人民的血汗,他们在上海有大量房产、金银珠宝以及证券等财物;伪上海市市长周佛海,在他被查封的财产中,仅房产就有16栋,其中最大的一栋占地21亩。此外还有大量的美金、法币、金条以及名贵的古玩字画等物品,其他的许多汉奸也同样搜刮了大量的民脂民膏。

日本投降之初,国民党的正规军队大多是在西南一带,没有足够的交通工具让部队快速进驻上海并接管,但共产党方面在上海郊区以及江浙一带却有一直坚持抗战的新四军,为了抢占胜利果实,国民党竟不择手段的利用日伪的力量来阻止新四军来接管上海。

当时周佛海手中有伪税警团以及警察等武装力量,因此被任命为上海行动总队司令,同时在上海还有10多万日军,国民党要求这两股势力对新四军进行“有效防卫,”这也就完成了抢占上海的第一个步骤。

日本人和汉奸疯狂转移、隐匿财产

周佛海虽然从汉奸摇身一变成了国民党的人,但其本质还是一个汉奸,由他来掌管上海无疑是给敌伪隐匿、转移财产打开了方便之门。

此时在上海经商的日本人趁机利用水陆两种交通运输方式,把大批的棉花、布匹等物资运出上海。无法运走的房产就以低于市场价格的方式进行变卖;还有的把房产过户到中国人的名下,委托帮助保管,在房间内设好夹层藏有大量的金银珠宝。来不及运走的货物就掩埋起来,然后把土地出租给农民在上面种植农作物;

国民党接收上海时多疯狂?1948年蒋介石说:我们败就败在接收上了

 

 

汉奸转移、隐匿财产的情况也同样严重,他们把房产和汽车更名到亲友的名下,把金银珠宝、古玩字画分别藏在不同的房子里,以至于国民党后来查缉逆产的时候,很多汉奸的名下一分钱财产都没有。

许多敌伪机关抓紧时间焚毁账册的同时,还把大量的军用物资、粮食等物品焚毁、或投入江中,有意制造混乱。而上海行动总队司令周佛海以及在上海的日军,对这种藏匿财产、破坏财产的行为不闻不问,最终导致这些行为越来越猖獗。

国民党对汉奸周佛海的任命,实际上已经承认了他的合法身份,因此在上海的很多汉奸、以及和汉奸能挂上钩的地痞流氓等,这些人成立了如南汇派遣军、军委会别动队等五花八门的接收组织,打着国民党的旗号到处查封、敲诈,大发横财,把上海闹的乌烟瘴气,市民们一时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接收组织,上海一片混乱。

国民党正式接管上海让混乱加剧

1945年9月上旬,国民党用美国的运输机把大批部队运到上海,结束了周佛海临时管理上海的阶段。但国民党正式接管上海之后并没有扭转之前混乱的局面,反而还加剧了接收中的各种矛盾。

国民党接收上海时多疯狂?1948年蒋介石说:我们败就败在接收上了

 

 

当时国民党各部门的接收人员来到上海时,行政院曾做出过明确的规定:“各部门接收人员在进行接收时,应当由市长指导安排。”但是在接收的时候必须要经过军事受降才能进行,当时负责全国军事受降的陆军总司令何应钦规定:“当地行政首长应受当地最高军事长官的节制。”这个规定也就是说,当时在上海负责军事受降的最高长官汤恩伯,可以节制和约束上海市长以及负责接收的各行政部门。这种自相矛盾的规定,加剧了军队和地方政府之间的矛盾。

汤恩伯在上海,主持成立了“接收日军军品委员会”,由第三方面军副司令张雪中担任主任;同时又成立了“上海市党政接收委员会”,由上海市长钱大钧担任主任。两个接收机关分别按照军用品和非军用品两个方向接收敌伪的资产,并规定在查封财产和房屋时,必须统一领取第三方面军的封条,违者严办。

这个接收办法表面上看是分工明确,但在实际操作上毫无作用。上海地方的接收部门根本不愿意受到第三方面军的指挥,第三方面军本身也不愿意受到条条框框的束缚,他们早就盘算着来到上海趁着接收的机会发一笔横财。后来汤恩伯又是自相矛盾的命令:“可以不问归属,先接收,再分类,主要目的就是接收”。

这个命令一出,也就意味着军队在接收的时候可以不管是军用品还是非军用品,不管是不是被别的部门接收过的,也不管是不是真正的敌伪资产,可以一律接收过来。国民党正规军的接收,比之前汉奸、地痞流氓小打小闹地接收胃口要大得多、手段也更强硬,致使民怨越来越大。

当时国民党各部门在上海的接收机关多如牛毛。中央党政机关有各部、会、局等驻上海办事处;军事机关有军政部、军统局等;地方机关有上海物资管理处、上海房地产处理委员会等。根据不完全统计,仅在上海合法的接收部门就多达89个,打着国民党旗号招摇撞骗地接收部门更是不计其数。

如此多的接收机关,没有明确的分工,都一心想靠这个无本的买卖发财,因此经常出现好几个接收部门同时争夺同一个产业的情况,大家互不相让,经常发生流血冲突。或者是同一产业被好几个接收部门同时贴上封条,大家都不能接收,任凭仓库里的东西发霉变质。

例如江海关在后来清点码头的一个仓库时,发现了一批总价值13亿元的面粉,因仓库漏雨又积存太久最终霉烂,只能全部销毁。

在这场接收掠夺战中,军事机关手中有人有枪,可以说是获利最多的一个部门。其他部门虽然难以与军队抗衡,但也都千方百计地扩大自己的接收范围。

当时有人评论国民党这场接收闹剧时说道:“各部门互相争抢,场面极为混乱,敌伪资产被抢夺一空,国民政府的信誉一落千丈。”

国民党五花八门的掠夺手段

在这场接收的闹剧中,各部门接收人员不仅贪污的数额特别巨大,贪污的方法也五花八门,让人大开眼界。

一是化公为私、非法占有。汤恩伯就是以这种方式贪污的高手。他以买房子办学校的名义把日侨管理处的全部房屋划归到自己名下。派军医官接收了一家日侨开办的医院,改成了私人经营的光沪医院;同时还以各种名义私吞了日侨手中许多名贵文物,金银珠宝等。

二是利用职权敲诈勒索。在这方面闹得最凶的就是军统局驻沪办事处。例如军统驻沪办事处的秘书叶燕荪借口新闸路仁余粮行的老板曾任伪粮食公会会长,向其勒索法币200万;又借口向经纶绸庄的老板与汉奸有染,向其勒索黄金140两、法币880万。像这种利用职权进行勒索的事例比比皆是,这也是接收人员大发横财的另一种途径。

三是隐瞒不报,暗中侵吞。这种方式是最为普遍的一种贪污方式。在查封敌伪资产时,接收人员把大量贵重物品占为己有,不登记、不上报。只是把一些不值钱的物品呈报上去做做样子,这种浑水摸鱼的方式更为隐蔽、也更加安全。

四是监守自盗。这是大多数级别较低的接收人员惯用的伎俩。接收来的物资要放到仓库里面进行保管,这就给保管人员提供了贪污的机会。他们利用职务的便利,在晚上把物资偷出来,第二天又假报失窃,有的甚至白天就公然用卡车装运物资拿去贩卖。更有甚者因为偷盗过多,无法向上级交代,干脆一把火烧掉整个仓库,在接收期间这种无端的火灾经常发生。例如在1945年11月,上海北火车站一个存有大量日伪物资的仓库燃起了大火,大量物资在火灾中化为灰烬,引起全市哗然。有记者特意去消防队打听火灾的调查情况,负责人则表示:“这个仓库在接收之后就实行了封闭管理,流动人员很少,至于为何会发生火灾,确实疑点重重。”

以上几种方式是接收人员贪污、掠夺的常用手段,由于当时接收秩序混乱、违法人员众多以及官官相护,很多违法的行为都没有被披露出来,特别是一些身居要职的高官,更是无人敢查、无人敢问。国民党在上海的接收过程当中究竟有多少日伪财产流入到个人的腰包,成了一笔永远都查不清的糊涂账。

很多接收官员在短时间内暴富,利用掠夺来的金钱大肆挥霍、花天酒地。《新蜀报》对于国民党的接收这样评论道:“国军一到达上海,所有歌坛舞榭无不灯火通明,歌女舞女个个赚的盆满钵满、乐的花枝招展。”

国民党接收上海时多疯狂?1948年蒋介石说:我们败就败在接收上了

 

 

《解放日报》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日寇汉奸不敢为的,国民党官员都公然为之。”

国民党在上海制定的政策彻底让人民失望

国民党在上海制定的政策也进一步制造了接收过程中的混乱。

首先是在上海制定的货币兑换政策。1945年9月份国民党财政部正式公布伪币与法币的兑换比例为200:1,这项政策对于没有能力储存黄金、外币的中下阶层靠伪币生活的市民无疑来说是一种致命打击,这几乎是以一种掠夺的方式侵吞了他们全部的财产。

其次是对上海民族工业致命的打击。上海民营工业在战争中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国民政府曾经承诺战后重工业归国营、轻工业归民营,并把接收的日本工厂里的一部分设备无偿化给民营企业,以弥补战时的损失。但是国民党在接收的过程中却出尔反尔,重工业归国营的政策没有变,却把中小民营企业全部估价出售,用以补充国库收入。国民党这种背信弃义的行为引起了上海民族资产阶级的强烈不满。对此一位经济学家说:“本来中小资本家对于国民党还抱有一些好感,经过这番折腾之后,他们无不对国民党深恶痛绝。”

再次是对恢复生产的消极态度。日本投降之初,上海敌伪工厂全部处于停工状态,各工厂工人为了防止敌伪破坏设备和倒卖物资,对工厂日夜守护。国民党政府正式接管上海之后,工人们要求复工的意愿非常强烈。但是接收人员只顾抢夺财产,工厂复工遥遥无期不说,反而又遭到了新一轮的洗劫。日本投降两个月后的上海,一大半工厂都处于停工的状态,失业人员多达30多万人。这些人没有收入,积蓄又被国民党以伪币兑换法币的方式全部掠夺走,生活已经到了绝境。许多需要养家糊口、迫切要求复工的工人还被国民党当局扣上了汉奸的帽子。当时人们还用“庆祝胜利停生意,欢迎国军饿肚皮”这句顺口溜来表达内心的极大不满。

国民党接收上海时多疯狂?1948年蒋介石说:我们败就败在接收上了

 

 

结语

抗战胜利之初,上海市民满怀憧憬地向往战后和平、稳定的生活,因此当国民党的军队进入上海时,大量市民站在街道两旁挥舞着手帕热烈欢迎着军队的到来。但国民党在上海疯狂地掠夺迅速败光了百姓心中的好感,让人们对国民党越来越深恶痛绝。

伪币的兑换政策,让上海的物价飞速膨胀,国民党当局无力抑制飞涨的物价,只能以大量印制法币的方式来应对通货膨胀,但这种方式只能让金融和物资市场的混乱不断加剧;民营工业受到严重打击,绝大多数企业根本没有能力复工导致上海的经济恢复化为了泡影。这一切都是导致国民政府经济发生崩溃的重要因素。

国民党在接收上海期间,官员财富的迅速膨胀导致腐败更加严重、各派系之间矛盾也日益加深,内部分崩离析,进一步削弱了国民党的统治能力。

1948年蒋介石在南京逃离大陆之前在最后召开的一次军事会议上曾感慨地说道:“我们的失败,就是失败在接收上!”这也更直接地说出了接收是导致国民党覆亡的一个重要因素,是连蒋介石都承认的一个客观事实。

沪ICP备09065821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