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瓮城,中国古代城门防御系统中最大的陷阱

admin


在冷兵器时代,中国古代城池防御体系中,有城墙、城门和护城河三个防御子系统。前文《马面——中国古城墙防御体系中的杰作》概说了城墙防御系统,今天说说城门防御系统。

一、保卫城门,是建设以瓮城为核心城门防御系统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城池的攻与防,历来是一对矛盾。在攻防实践中,双方不断升级各自的系统。作为守方,无论采取少开城门、单门洞、增加木门的厚度和坚固度、城门处城墙加厚等一系列措施,相对坚固的城墙,城门仍是整个城防系统最薄弱的环节,历来成为城池攻防的重点、焦点和首选。 因而,如何守住城门,成为整个城防的重中之重。为加强对城门的防御,古人不断完善城门防御设施,逐渐构建了以瓮城为核心的城门防御系统。

瓮城,中国古代城门防御系统中最大的陷阱

 

西安明城墙西门安定门外瓮城(面积4000平米)

该系统的早期雏形,见于龙山时期淮阳平凉台南门两侧所建的门卫房,龙山晚期陕北神木的石峁城址中的瓮城,河南新郑望京楼商代城址中出现的“凹”字形城门,山西垣曲商城城门处出现的夹墙设施等。该系统的建造技术和建造方式,有一个发展变化、逐渐成熟的过程。

到了北宋时期,该系统走向成熟,并广泛运用到东京外城的城门防御。

北宋时期的《武经总要》一书,第一次出现了关于瓮城的明确记述,书内详细绘制了东京外城的瓮城图,而且形式多样、种类丰富。遗憾的是,多姿多彩的东京外城瓮城,经历金元之后的多次黄河水患,已淤埋在4——7米深了地下,我们已无缘相见,但从南京、西安、平遥等许多保存下来的明代瓮城,我们仍然可以一睹瓮城的风采。

明清时期瓮城筑造技术达到顶峰。明清时期的古城如北京、南京、西安、成都、开封、平遥等,城门附近普遍筑有瓮城,形制也更趋多样化,如明代南京城还出现了内瓮城;瓮城的夯土墙体普遍采用砖、石内外包封,修建了城墙的排水系统,使瓮城更加坚固。

瓮城,中国古代城门防御系统中最大的陷阱

 

平遥古城的外瓮城

瓮城是古人为了有效保护城门,在城门处修筑的将城门包裹起来一个小城。瓮城的城墙与主城墙连为一体,多呈半圆形,少数呈方形或矩形。称小城为瓮城是因为其形似瓮,其作用有“瓮中捉鳖”的功效。

瓮城防御体系由筑城墙与瓮城墙、主城门与瓮城门、主城墙上的城门楼、瓮城墙上的箭楼等附属设施构成。

二、设陷阱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是瓮城的使命

(一)通过增加城门数量最大限度增加攻城难度。

有了瓮城,攻入城内需要连破两道以上的城门。如《东京梦华录》记载:"城门皆瓮城三层,屈曲开门,唯南薰门、新郑门、新宋门、封丘门皆直门两重,盖此系四正门,皆留御路故也。"东京城门瓮城都是三层,自然城门数量增加,从城门处攻入城内的难度,自然呈几何级增大。

而且在东京外城的12个城门中,由于“御路”的原因,只有南薰门等四个城门与瓮城门在一条直线上,其他八个门和瓮城上的门不在一条直线上。瓮城门一般都开在瓮城墙的一侧,普遍为两个侧门,也有开一个侧门的,而且瓮城门小于城墙门。即使用攻城锤破了瓮城门,进入小小的瓮城,攻城锤也基本失去作用。

瓮城,中国古代城门防御系统中最大的陷阱

 

平遥古城的方形单层外瓮城

瓮城,中国古代城门防御系统中最大的陷阱

 

河北永年广府瓮城的侧门外侧

(二)最大限度加大保卫和反击力量。

有了翁城墙,上面就可以容纳更多的兵力。有的瓮城墙里,还设有藏兵同,城上城下可以有更多的兵力投入战斗。

瓮城墙上的箭楼有很多窗口,多层箭窗,既是观察窗口,也是立体的发射窗口。正面的四十八窗,内部各层有楼梯相连,士兵可以直接登至各层临窗战斗。如果同时向下发射弩箭,会形成很大的杀伤力。箭窗上设有小木门,危险时可以关闭防箭。

箭楼左右侧壁山墙,下部一层不设窗口,是为了防止攻上城墙的敌人;箭楼侧壁上的箭窗,是考虑到一旦敌方攻上城墙时,守御者可以退入箭楼内,射杀城墙上的敌人。

瓮城,中国古代城门防御系统中最大的陷阱

 

复建的西安南门箭楼。每个窗口都是一个射击孔。

(三)预设陷阱,瓮中捉鳖,不服来战。

瓮城就是一个预设的军事陷阱,而且还是攻城方都知道的明陷阱。瓮城的精彩之处在于把防御和进攻结合在一起。当敌人攻破第一道门进入瓮城后,瓮城门会突然落下一道闸门,把敌人困在小小的四面高墙的瓮城里,形成“关门打狗、瓮中捉鳖”之势。瓮城上面的守军可以居高临下射杀敌人,瓮城内藏兵洞里的士兵也可以突然破门而出,与敌厮杀。把关在瓮城里的敌人全部消灭,使被动防御变成了主动进攻。

三、瓮城的种类和形制,是古人智慧的结晶

(一)旱门瓮城和水门瓮城。

城墙上辟出陆路通道的城门,叫旱门;有河流穿城的,辟出水路通道的城门,叫水门。有的城池的城门全部为旱门,有的城池也辟有少量的水门,如南京的三山门(后称水西门 ),开封的上善门,都是水门。

瓮城,中国古代城门防御系统中最大的陷阱

 

苏州古城墙的八座水门之一

在旱门处筑造的瓮城即旱门瓮城 ;在水门外筑造的瓮城即水门瓮城,水门瓮城形制又分为“拐子城”和双曲尺形两种。双曲尺形则可谓“拐子城”的简化版。

瓮城,中国古代城门防御系统中最大的陷阱

 

北宋东京外城水门——上善门瓮城

宋人称呼左右对称的两翼为“拐子”,所以兴建在水门左右的“瓮城”,被叫作是“拐子城”。开封城有6座水门,宋人在水门两侧分别修筑一座瓮城,瓮城里面屯兵,可以对靠近水门的敌人进行杀伤。

瓮城,中国古代城门防御系统中最大的陷阱

 

水门瓮城,又叫拐子城

(二)按瓮城的平面形状,分方形瓮城、矩形瓮城、半圆形瓮城(月城)、半椭圆形瓮城。

以半圆形瓮城为多。

瓮城,中国古代城门防御系统中最大的陷阱

 

北宋东京半圆形的外瓮城

(三)按瓮城的层数,可分单瓮城和多重瓮城

。一般以单瓮城为多。

瓮城,中国古代城门防御系统中最大的陷阱

 

多层瓮城及瓮城上的箭楼

(四)按瓮城的位置,瓮城又分为内瓮城、外瓮城和内外双瓮城。

建在城门外面的叫外瓮城,建在城门里面的叫内瓮城 。建在城门内外两侧的叫内外瓮城。一般以外瓮城居多。

瓮城,中国古代城门防御系统中最大的陷阱

 

南京明代城墙正阳门的内瓮城与外瓮城

南京城墙建设别出心裁,城墙呈不规则图形,城墙上不设马面,在瓮城建设上更有创意,一改长期建设外瓮城的定例,首开建设内瓮城的先河。在南京十三个城门瓮城中,十二个是内瓮城,只有神策门处设置的是外瓮城。 其中3座最大的内瓮城分别设置在通济、 聚宝、三山门内。

由于内瓮城设置在城门里边,就有条件设置藏兵洞,平时用于储备军用物资,将城门这一薄弱的防御部位变成防御作战中的强点,这是外瓮城所无法做到的。全国现存最大的瓮城——南京中华门瓮城,共有4层墙体,四道券门,呈"目"字形结构,每道瓮城都有一副双扇包铁门和可上下启动的千斤闸,藏兵洞共有27个,最大的一个内部面积达310平方米,可藏兵3000余人。

瓮城,中国古代城门防御系统中最大的陷阱

 

天下第一瓮城——南京中华门多重内瓮城

四、瓮城在防御设施上的应用,由点及面,由此及彼

(一)瓮城在城防中应用,经历了由北到南逐渐递传,再由南向全国辐射的过程。

自秦、汉始,瓮城开始在我国东北、内蒙古、西北等地的边疆城池中大量运用,唐代,在南方城池如扬州、成都等城中也开始出现瓮城。瓮城在中原腹地、尤其是都城中首次使用,却是在北宋东京城。北宋南迁后,把成熟的瓮城建造技术,广泛运用到南方城池防御中,如南宋都城临安(今杭州)、府城平江(今苏州)、襄阳、赣州等,都出现了瓮城。

明朝特别重视城防建设,在南京、中都凤阳府、北京顺天府,以及西安、归德(今河南商丘)、平遥等府、州,甚至县级,普遍修建城墙,同时也把以瓮城为核心的城门防御模式,推向了全国。我们现在看到的瓮城,或者瓮城遗址,绝大部分都是明朝建设的。

瓮城,中国古代城门防御系统中最大的陷阱

 

西安明城墙外瓮城

(二)是否应用瓮城也受不同时代、不同地域的影响,以必要为原则。

如进攻型朝代,普遍不设瓮城。周、秦、汉、唐时期的洛阳、西安等地,均未见使用瓮城的先例;元代统治者自恃强大,在元大都和元上都》也均未设置瓮城,但在元末农民起义爆发后,元天顺帝又在元大都临时加筑了瓮城。

不易遭到进攻的城池,普遍也不设瓮城。如地处大西南云贵高原上的城池,不像我国北方和中原地带的城池频繁遭到攻击,防御设施建设的比较简约,一般也没有瓮城。

瓮城,中国古代城门防御系统中最大的陷阱

 

大理古城墙的四个大门,都没有瓮城

而在北部边疆的小城镇,也普遍建设瓮城来增加防御能力。如建成于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的甘肃永泰古城,又称永泰龟城,周长只有1,7公里,作为防御北方游牧民族的军事要塞,四个城门处均建有瓮城。

瓮城,中国古代城门防御系统中最大的陷阱

 

永泰龟城,但护城河、马面、瓮城等防御设施非常完备

瓮城,中国古代城门防御系统中最大的陷阱

 

重庆涞滩古镇的瓮城。内有藏兵同。

(三)瓮城在其他防御设施上的应用

1.在长城关城上的应用。明朝时期,为加强北部边防,在长城山海关、嘉峪关、居庸关等关城,均设置了具有明代特色的坚固的瓮城。

瓮城,中国古代城门防御系统中最大的陷阱

 

长城居庸关的瓮城

2.在山寨门口的应用。与城池的常备性防御不同,山寨大多用来临时性防御,依靠四周险要地势,很难攻破,因而山寨门口很少建瓮城。但个别山寨也在主门处设置瓮城。

瓮城,中国古代城门防御系统中最大的陷阱

 

难得一见的山寨门瓮城

结语。瓮城在现代武器面前,可谓不值一提;而在古代,瓮城还是以它特有的功能,为保一方平安立下了汗马功劳,做出了千年的贡献。

瓮城是个陷阱,却是防御性的陷阱,是设在明初的陷阱。在这个陷阱里,我们看到了古人的智慧,也感受到了中国人几千年来爱好和平的精神内核。

参考文献:

1、刘春迎 《北宋东京外城上的瓮城及其形制考略 》

2、沈启鹏 《古通州瓮城遗址的发现、保护及启示》

沪ICP备09065821号-4